湖南龍山縣官方通報稱,8月24日18時左右,龍山縣皇倉中學軍訓教官與師生髮生肢体衝突,共造成42人受傷。一位目擊過程的學生稱,教官體罰學生,班主任看不過去了就勸,但卻被幾個教官圍攻,學生因此與教官發生衝突。
  學校軍訓中出現學生與教官衝突,甚至像龍山縣這所中學那樣“打群架”,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學生軍訓科目,不少以訓練項目的高強度、生活條件的艱苦性著稱。因為軍訓多針對入校新生,就像一頓“殺威棒”。《南方都市報》曾報道,2008年,華師附屬南園實驗學校軍訓,一學生因吃飯時說話,被教官命令用頭撞牆15下。2012年,大連《半島晨報》則提到當地一所重點高中軍訓時,因為一男生放屁,全班被罰站軍姿半小時。
  多數學校軍訓並非“走過場”,高校會把軍訓成績算為必修課學分,中學軍訓學校也會要求學生統一參加。但是,學生軍訓繼承了傳統上軍隊嚴厲管教的一面,卻不能教給學生實際軍事技能——如今即便是大學生的軍訓,也很少有摸槍的機會了。而所謂檢驗軍訓成果的軍訓匯演,則以學生列隊踢正步為主要形式,這更像是一場辛苦排練的表演。
  很少有人知道,學生軍訓是公民履行兵役義務的一種形式——《兵役法》中有專門章節闡述,其中規定高校和中學的軍訓由教育部和國防部負責,並指出大學生“必須接受基本軍事訓練”。在這部法律中,還提及經考核合格的受訓學生可以服軍官預備役。可見,國家對學生軍訓寄予了厚望,而現行軍訓並不能滿足實際軍事需求。
  對學生實施軍事訓練,並非中國獨有。有所區別的是,多數國家和地區都重視受訓學生能夠成為預備役人員的一面,而少有中國這種“殺威棒”式的軍訓。美國國防部在全國350所高等院校和650多所高級中學設了351個後備役軍官訓練團,結業後授予預備役少尉軍銜。把國防教育列為必修課的以色列,國防教育的經費及師資均由國防軍承擔,軍訓人員均為現役人員。國際上學校軍訓都努力讓學生走進真正的部隊,親手摸到槍,乃至體驗先進武器。
  諸如龍山縣這種由預備役人員充當軍訓教官的做法,在國內軍訓中並不少見,這不僅暴露了軍訓組織者籌備的不周,也揭示了軍訓未能融入國防建設的現狀。教育部和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曾聯合印發過《學生軍事訓練工作規定》,其中要求學校所在地軍事機關要“安排承訓部隊和幫訓官兵,提供學生軍事訓練所需武器彈葯的保障”。相關人力、物資的缺失,導致了學生軍訓停留在原始、繁複的體力消耗層面。
  然而,如此軍訓觀念已遠遠跟不上軍事現代化的要求,更不能引導受訓學生瞭解和熱愛軍隊,甚至會適得其反——不排除學生因軍訓待遇不公而反感入伍。如今,許多現役部隊官兵的日常生活,也未必像軍訓時學生遭遇的那麼差——他們被拉到封閉式的軍訓基地,每天站著吃飯,幾天才能洗一次澡。與之相比,真實的部隊營房則裝上了空調,海島、邊遠山區部隊的伙食也逐漸向“吃得好”發展。
  更重要的是,我國軍隊正呼喚高知識水平人才加入——傳統意義上的“吃苦”不是打贏現代戰爭的唯一條件,甚至不是最重要的條件。軍訓是讓學生體驗部隊生活、理解軍事工作的窗口,這扇窗口應當是充滿光明、充滿號召力的。只有既能帶給學生實用的軍事知識和技能,又能激發學生走進軍營、保衛祖國熱情的軍訓,才是時代所真正需要的。
  王鐘的(北京職員)  (原標題:我們需要怎樣的軍訓)
創作者介紹

刺青

nd51ndsti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