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士存
  近期,關於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的餘波未消,針對南海防空識別區的臆測波瀾再起。一些外媒通過各種渠道尋求“線索”,聲稱中國不久將在南海如法炮製新的空識區,似乎這已是按部就班、箭在弦上的事。姑且不談這種論調的捕風捉影和斷章取義,單就南海的複雜爭議本身而言,劃設空識區不可能草率行事,更不可能一蹴而就。渲染沒有依據的事,挑動南海緊張氣氛,其動機不禁令人生疑。
  劃設防空識別區既非中國首創,也非某些國家的“專利”。中國在東海的舉措只是一個日益自強的大國所應有的規定動作,更直接地說,是右翼勢力日趨猖獗、對外政策愈發強硬的日本肆意挑戰的結果。特別是之前日本右翼政客揚言擊落飛越東海爭議區上空的中國無人機,安倍頻頻對華大放厥詞示強,在此形勢下,中國若不還以“顏色”反倒是“來而不往非禮也”了。從某種意義上說,圍繞東海防空識別區的較量是中日、中美戰略利益碰撞和調適的插曲,中國在海洋維權方面
  “不挑事、不怕事”的形象也進一步彰顯,對日“反制維權”就是集中體現之一。需要強調的是,劍指中國在東海劃設防空識別區,進而渲染推廣到南海,儘管邏輯上沒有問題,但實質卻別有用意。
  中國在南海和東海面臨的問題有相通之處,但也存在顯著差別。南海問題涉及另外5個主權國家,有爭議的島礁數量之多和海域面積之廣在全球數一數二,其複雜難解之勢遠超東海和釣魚島問題。此外,中國官方尚未明確南海斷續線的法律定位,也未公佈南沙群島領海基線,而劃設南海空識區涉及相關的法理和技術準備,這意味著在南海劃識別區比東海繁複得多。即使掃除相關障礙,也不意味著中國一定要在南海這麼做,有無條件劃設是一碼事,需不需劃設則是另一碼事。
  在南海方向,中國有遠比劃設空識區更具全局意義的戰略謀劃,從推進海上互聯互通,到構建南海絲綢之路,再到打造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版,共創未來發展“鑽石十年”,作為“將強而未強”的大國,中國比任何時候都需謀定而後動,廓清戰略利益和矛盾的輕重緩急。
  最近針對南海防空識別區的雜音,實質是要在東盟國家當中“添堵”,製造所謂“中國威脅論”的新口實,串謀著讓中國陷於更大的輿論漩渦和可能潛在的戰略被動。對於這種迎合美日利益朝向的事,中國不“配合”就是最智慧的回應。
  有如中國在東海的“試水”,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同樣是中國的權利,由不得他國說三道四。至於中國何時並如何行使這種權利,決策高層自有長遠的戰略考量和統籌決斷,必然會以維護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最大化為要義。倘若今後美主導、日策應,變本加厲繼續在南海搞抵近偵察等威脅中國國家安全的舉動,那中國可能被迫反制而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但這亦非中方本意,美日屆時可不必大驚小怪。▲(作者是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英文新著《中國視角:解決南海爭議與推進合作發展》)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宙品企業有限公司

nd51ndsti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